88彩票注册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正文 第557章 野比大雄

88彩票手机app下载安装:正文 第557章 野比大雄

    “喂?喂!你现在在哪!我能帮你,我可以帮你!”

    陈歌对着电话大声叫喊,但回答他的只有火焰在燃烧的声音。

    “冷静,千万要冷静??!”

    他握紧了手机,一脚踹开鬼屋门,冲向乐园里最高的办公楼。

    全力冲刺,他跑到了楼顶,站在乐园最高的地方俯瞰九江。

    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唯独看不见火光。

    可现在话筒那边明明火焰升腾,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传出。

    大火已经蔓延开了。

    “喂,我不知道这句话你能不能听见,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可以帮你,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愿意帮你?!?

    电流沙沙作响,似乎是火烧到了电话线,没有任何留言,电话中断了。

    听着手机那边的忙音,陈歌心里有一点堵。

    那个作者最后一段讲的,应该是自己的幻想,一直以来的坚持没有得到回报,梦想坍塌后,他的精神可能已经出了问题。

    扶着大楼边缘的护栏,陈歌看向远方。

    几分钟后,他抱着一丝侥幸再次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他知道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想要再试一试。

    忙音在耳边响起,也不知道响了多久。

    陈歌轻声叹了口气,在他准备挂断的时候,电话突然被接通了。

    “你好?!?

    话筒那边传来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

    打错了?

    陈歌下意识看了一遍电话号码,几个数字全都是对的,但是话筒里火焰烧灼的声音却消失了,手机那边安静到了压抑的地步。

    同一个号码,不同的声音,陈歌冷静下来,他回想着黑色手机上关于这个号码的介绍——警察发现,每一位死者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都拨打了这个号码。

    死者不止一个!

    意识到了这一点后,陈歌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调整说话的声音和语调:“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不了解情况,不知道对方遭遇过什么,陈歌能说的只有这句话。

    “帮我吗?不用了,谢谢?!钡缁澳潜叩纳粲行┬槿?,就像是快要睡着了一样。

    “你看起来很不舒服?!背赂杳焕从傻牟话擦似鹄?,对方平静的吓人,这让他想起了刚才的那位作家:“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如果你想找个人聊一会的话,我可以立刻过去?!?

    “时间来不及了?!蹦腥擞锼俸苈骸叭绻阏嫦胍镂业幕?,能不能在挂断电话之前,给我的房东说一声,水电煤气费,放在了行李箱上?!?

    “房东?那我要怎么联系到他?”陈歌听男人的语气,感觉他像是在交代后事,他想要知道男人此时的位置,房东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她住在童话王国乐园左边的居民区,六号楼一层?!蹦腥说纳粲衅蘖?,似乎说话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了。

    “童话王国?”陈歌脑中闪过这个乐园的位置,建在九江南郊,是一个专门为孩子打造的儿童乐园,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被关停:“那你有她的联系电话吗?我怕到时候找不到地方?!?

    陈歌果断朝楼下走去,他准备亲自去九江南郊看一看。

    人命关天,他没有挂断电话,想尽办法稳住对方:“听你的声音,感觉你很困,昨晚没休息好吗?”

    “我已经很久没有熟睡过了?!蹦腥诵α诵Γ骸拔乙膊恢牢裁?,白天没心没肺的,一到晚上就会胡思乱想,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我很理解你这种痛苦,我晚上也总是睡不着,经常大半夜凌晨三四点还一个人在外面溜达?!背赂韪型硎?,他说的也确实是实话。

    男人似乎从陈歌真挚的语气中找到了一丝共鸣:“你也总是失眠吗?”

    “是啊,我父母在大半年前失踪了,至今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我每天都活在痛苦和焦虑当中,只能靠帮助别人,来为自己的心灵寻求一丝慰藉?!彼档秸饫?,陈歌话音一转:“不过我还是会坚持找下去,等找到了他们,我一定要大声告诉他们自己的愤怒和担忧,然后再跑过去紧紧抱住他们?!?

    “祝你早日能找到他们?!蹦腥说挠锲幸凰咳砘?,不过他的状态却越来越差,好像随时都会昏迷一样。

    “能不能给我说说你的事情,你把我当成一个路过的陌生人就行了?!背赂杓畈欢嗔?,试探着问了一句。

    “我的人生很没有意思?!蹦腥嘶叵肓艘换?,说出了这几个字。

    “人生本来就没什么意思,主要是因为每个不同的人赋予了它不同的意义,所以才变得不是那么无聊?!背赂枰丫艹隽税旃?,朝着乐园外面跑去。

    “也许吧,我的出生是一个意外,从小是父亲照顾我长大,他努力工作,拿着微薄的薪水,就像随便在马路上看到的一个人一样,很普通?!蹦腥说纳袈涞?,不过语速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我从小身体很弱,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上了学后,更是处于一种格格不入的状态。我总觉得自己很笨,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注意力也无法集中,谁都不喜欢和我做朋友?!蹦腥宋丝谄?,他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一开始老师只是觉得我性格有问题,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后来有一天,老师把我爸叫到了学校,他们建议我去看看医生?!?

    “看医生?”

    “对,诊断后的结果是大雄—胖虎综合征,很有趣的名字,刚听到的时候我还觉得挺有意思?!蹦腥诵α诵?,不过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开心。

    陈歌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病,大雄胖虎好像是某部漫画里的人物:“这个病具体有什么表现?”

    “国外对过动症及注意力缺失症这类精神官能障碍的统称,其中大雄代表的是注意力缺失症,也就是我所患上的病?!?

    “对于这个病我当时是一无所知,回到学校,同学们也只是知道我得了病,但并没有去了解过这个病。其实有时候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孤立你的理由而已,而脑子有病恰巧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男人说这些的时候很平淡,似乎和后面发生的事情相比,这根本没什么。

    “高中上完,我就没有再继续念书,感觉很对不起自己的父亲。我找了很多工作,但都因为性格被辞退,我开始变得害怕见人,病情也越来越严重,最终演变成了重度抑郁症,被送进了精神疾病矫正中心?!?

    “那时候我二十出头,不仅没办法带给父亲一点帮助,还像只吸血的蚂蝗一样,拖累了他?!?

    “在这种情况下,我考虑了很久,决定离开?!?

    “我将最后想要对父亲说的话发布在网上,设成了定时发布?!蹦腥松钌畹奶玖丝谄骸叭绻夷翘炖肟?,或许也就没什么了?!?

    “千万别有这样的想法!活着才有一切!”陈歌已经坐上了出租车,让司机尽快往南郊开。

    “我被抢救回来了,但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定时发布的那些话已经公开?!?

    “我第一次收到那么多的关心,有种诚惶诚恐的感觉?!?

    “康复以后,我上网做了澄清,给大家添麻烦了,我没事?!?

    “很多人给我以安慰,说没事就好,但我还看到了一些私信?!?

    “你怎么还不死?”

    “你怎么还在蹦跶?”

    “我还在期盼你的头七给你上柱香呢?”

    “安眠药发现及时很好救的,选百草枯一类的毒药吧?!?

    “就不能安静地去死吗?”

    “我很奇怪,明明素不相识,为何这么多人盼着我死?是因为我的死能让他们会心一笑?”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变得更低了。

    这些话陈歌听着都觉得有些恶毒:“我觉得你不能让他们如愿以偿,他们越求着你死,你就要活的越开心,笑容满面,气死他们!”

    电话那边的男人轻轻笑了一声:“你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我也曾苦恼过一段时间,后来和我父亲聊过以后我才明白,他并不在乎我生病,也不在乎我拖累他,只要我好好活着就可以,所有的一切有他在?!?

    “我那时二十二岁,父亲的话给了我最大的鼓励,我不是一个没用的人,我可以做到?!?

    “积极配合治疗,三个月后,我出院了?!?

    “父亲知道我的情况,见到人会非常紧张,他特意帮我联系到了一个不用见人的工作——让我去扮演儿童乐园里的大型卡通人偶?!?

    “上班那天,乐园工作人员将我带到了仓库,让我在一堆卡通人偶服装里选择一个?!?

    “我一眼就相中了机器猫,头大,里面有一个小型风扇,还有个原因是我小时候患有大雄胖虎综合征,我觉得机器猫可以带给大雄好运?!?

    “经过简单的培训后我就上岗了,每天的工作就是穿着机器猫的人偶服装,在肚子前面的口袋里准备好糖果和小礼物,然后在儿童乐园里陪孩子们玩耍?!?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看着孩子们的笑脸,我自己也会情不自禁的微笑?!?

    “躲在人偶服装里,我也有了安全感,不仅不害怕了,还会主动去和游客交流,我觉得这个工作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机器猫果真能带给大雄好运?!?

    “就这样做了很久,有时我父亲也会来看我,其实我都知道,每当他偷偷过来的时候,我都会表现的格外认真,我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儿子是个没用的人?!?

    男人的声音在轻轻颤抖,他似乎很困很困,语速在变慢。

    “二十五岁的时候,父亲找到了我,他为我感到骄傲,觉得我就算这样依旧没有被生活打败,已经超过了很多的人?!?

    “他相信我能继续勇敢的生活下去,然后又告诉我说,这样他也可以放心去外地打工了,他的朋友为他介绍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

    “我起初并没有疑惑什么,每个星期还会和他通话,但渐渐我发现他的声音很奇怪?!?

    “终于有一天,我请了假,去了外地,找到了他所说的那个朋友,但是对方却说并没有给我父亲介绍工作,我父亲也不在那里?!?

    “回到自己的城市,我找了许久,才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里找到了他?!?

    “满屋子的中药味,父亲憔悴了太多,我是直到那个时候才知道他患有白血病,一直在硬抗,没有治疗的钱,就找偏方,自己弄些中药来喝,因为担心对我造成影响,所以就找了个出去打工的借口?!?

    “我爸最后还是走了,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当初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信念就是让我爸晚年享福,但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很平淡的语气,但陈歌听着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我知道父亲临走时候的想法,所以我很努力的活着,可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在我二十七岁的时候,儿童乐园因为种种原因要被关闭?!?

    “我想尽办法去挽回,可我只是个大雄,并不是机器猫?!?

    “其实卡通人偶服装穿着很不舒服,夏天很热,里面还需要穿一层紧身衣,否则衣服粘着皮肤会很难弄。但真到了必须要脱下的这一天,我发现自己还有些舍不得?!?

    “穿着它,我是孩子们眼里的机器猫,口袋里装着无数的礼物和糖果,但是脱了他以后,我就又变成了那个大雄?!?

    “我发现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并没有进步,我每天都在跟自己战斗,但从来没有真正赢过?!?

    “今年我三十岁,不想那么累了,我准备好好睡一觉?!?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都快要听不到了。

    “喂!你先别睡!”陈歌很担心男人睡着,他怕对方再也醒不过来。

    出租车飞驰在西郊的公路上,陈歌此时距离男人所说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

    “清醒一下!我马上就到!”陈歌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那边的回应却越来越小。

    渐渐的,男人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

    陈歌不敢挂断电话,拼命催促司机,半小时后他终于来到了男人所说的地方。

    下了车,陈歌冲进楼道,敲击房东家的门。

    过了半天,门才被打开。

    “你好!我找一个人,男的,三十岁左右,比较怕生……”

    陈歌将自己从电话里获取到的信息全部说了出来,他只说到一半,开门的那个女人脸色变得很差:“你找他干什么?”

    “他在哪?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

    “在哪?”女人怪异的看着陈歌:“那个人已经死了,穿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玩偶衣服,一个人跑到封闭的儿童乐园里,警察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陈歌电话还没挂断,他的手机就在耳边。

    “几个月前吧,那家伙看起来很不合群,一个朋友都没有,走的很突然,水电房费都还没交?!迸送笸肆艘徊?,将房门合上了大半。

    “那我去乐园里看看吧?!背赂璧懔说阃?,转身的时候又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对了,那个水电房费,你去他的行李上找一找,应该能找到?!?

    “行李?”女人看向陈歌的目光更加奇怪了:“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朋友?!背赂枘米攀只宄雎サ?,跑向旁边已经废弃的儿童乐园。


  //www.dfwa2.com/68_68950/291449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彩票注册 www.dfwa2.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dfwa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