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彩票注册 > 玄幻小说 > 吞海 > 正文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四章 各自境遇

88彩票娱乐城:正文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四章 各自境遇

    乌盘城,锣鼓巷,地牢门外,人潮涌动。

    密密的人群几乎站满了整个锣鼓巷,将此处围得是水泄不通。

    今日早晨,乌盘城的百姓们可被吓得不轻。

    自家院落中喷涌而出的井水,而后笼罩了整个乌盘城的雾气,对于乌盘城的百姓来说都是不寻常到极致的事情,百姓们纷纷走上街道,相互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时间乌盘城中流言四起,但官府却很快在南北两处城门上张贴出了告示——水妖作乱。

    这可是天大的新鲜事,毕竟妖,尤其是活生生的妖,百姓们恐怕更多是在那些说书人光怪陆离的故事中听说的,哪曾亲眼见过?

    还未至午时,位于锣鼓巷的地牢外便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百姓,密密麻麻人头涌动,几乎将这锣鼓巷挤得水泄不通。

    “爹!你来凑什么热闹,这么多人要是把你老人家挤着了那可怎么办?”名义上还是乌盘城的捕头,实际上早已被革职在家的薛行虎拉着一门心思想要往人群中挤去的父亲,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薛岩已经年过七十,身子骨倒是硬朗,但脑子到了这个年纪却有些不好使。

    他提起手里的拐杖便重重的拍在了薛行虎的手上,骂道:“翻了天了,你还能管得到你老子的?”

    薛岩不仅脑子不灵光,有的时候更固执的可怕。薛行虎可不敢去触自己爹的霉头,他揉了揉被拐杖打得发疼的手臂,苦笑言道:“孩儿哪里是要管你,这不是人太多,怕你受伤吗?”

    年过七十的薛岩像是被薛行虎踩到了痛脚一般,顿时吹胡子瞪眼。

    “受伤?就这些小瘪三还能伤到你爹?你爹当年走镖的时候……”

    薛行虎见自己父亲又要提起当年的旧事,便觉脑仁阵阵发疼,大概也是年纪大了的缘故,薛岩但凡一讲起过去的事情便是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没有半日光景根本讲不完,而且翻来覆去也就那几件事情。这些年薛行虎都听得耳朵起了茧子,他可不想再听上一遍,赶忙便出言打断了他爹方才起头的“陈年旧事”。

    “好啦好啦,孩儿知道了,爹想瞧一瞧水妖是吧,那你跟在我身后,我带你进去,可别挤到了那些旁人,伤着了他们?!蹦昙驮酱?,薛岩便越想是个小孩子,你得哄着、捧着才行。

    这不,听到薛行虎这话,老爷子顿时眉开眼笑,他连连点头言道:“这还差不多?!?

    ……

    锣鼓巷中的百姓越积越多,大家众说纷纭,都在讨论着那水妖究竟生得如何模样。

    吱呀——

    忽的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人群瞬息静默,看向地牢的方向。

    地牢沉重的铁门在人群的注视下缓缓打开,众人屏息凝神,瞩目看去,一个个瞪大了眼珠子,唯恐错过了些什么。

    最先从地牢中走出的是数位白衣银甲的苍羽卫,他们押着的是一座木制的牢笼,笼中的景象随着牢笼被马车拖出地牢,也渐渐清晰。

    人们脸上的神情从期待到热切,从热切到古怪,又从古怪变作了愕然。

    那牢笼里哪有什么水妖,只有一位浑身是伤神情惶恐的女子。

    而他们大都认识她——城东包子铺的张婶。

    张婶为人还算不错,至少大多数的乌盘城人都对她没有恶感,此刻见她被关在牢中,又模样凄惨,百姓们大都静默了下来,眸中不乏同情之色,心底更是疑窦丛生。

    但还不待百姓们从这样的变故中完全反应过来,又是一辆拖着牢笼的马车被拉了出来,而这架牢笼颇为巨大,足足有五匹骏马拉拽才能缓慢前行,笼子也由黑铁铸成,比起前者“派头”却是要大出许多。

    而笼中关着的却是一头比起寻常牛类要大出足足一圈的青牛,只是它浑身是伤,鲜血不住的下淌,横卧在铁笼之中,若非时不时鼻尖呼出的气息,在场的百姓恐怕得以为这头牛已经死了。

    但这头牛虽然有些与众不同,可依然与百姓心中的水妖相差太远,百姓们不免开始窃窃私语,暗道这些朝廷的官爷抓不着水妖也就罢了,寻这些东西来糊弄他们,就未免太过儿戏了一些。

    这些异样情绪眼看着就要在人群蔓延开来,那地牢中却又有一辆马车缓缓驶出。

    马车只被一匹战马所拉着,马车上的笼子虽然还是铁器铸成,但却只有关押张婶的牢笼那般大小??烧笳倘创蟮贸銎?,苍羽卫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那马车,随着它同步前行走出了地牢。

    锣鼓巷中的百姓也隐隐意识到了这道牢笼的不寻常,纷纷看向那处。

    当第三座牢笼中的景象被众人看清之时,人群再次静默了下来,他们满脸骇然,惊恐、好奇、诧异等情绪交织在每一个人的眼中。

    第三座牢笼中用厚重的铁链将一道身影呈“大”字型般牢牢禁锢,而那人不是别人,赫然便是张婶的女儿刘青焰。但与平日里所见的不同,此刻的刘青焰脑袋上竟然生出了一对牛角。

    “妖怪?。?!”一个小孩带着哭腔的声音打破了人群的静默。

    心疼自己孩子的妇人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孩子,安慰道:“没事的,妖怪已经被抓住了?!?

    可小孩子哪能理解这些,抱着自己的母亲便大声的哭了起来。随着妻子一同前来的父亲见孩子这般模样,自然是气不过,他也不知从哪里捡起一块石子,朝着自己孩子说道:“别怕,看爹帮你收拾这坏人?!彼底拍腥吮阌镁∪种械氖右慌?,扔向刘青焰。

    男人的手法精准,那块石子直直打在了刘青焰的侧脸,在女孩的脸颊上划开了一片血痕。吃痛的刘青焰从昏迷中苏醒,她看向周围,神情迷茫又疑惑。

    不待她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那一颗由路人扔出的石子就像是点燃了草原的星火,刚刚还在发愣的人群在那一刻就像是被点着了一般,怒骂声升腾而起。

    “原来她们母女就是妖怪??!”

    “我就说她家的包子怎么卖得那么便宜,搞不好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她家男人那年死得那么蹊跷,说不准就是被她们母女害死的?!?

    ……

    众人越说越乱,也越说越邪乎,在这样的气氛下有人开始效仿之前那位男子,于是乎各种的事物——鸡蛋、烂掉的白菜、石子又或者被人吃剩的饭菜都在那时从那些百姓的手中抛出,狠狠砸向那三座牢笼。

    “我不是妖怪,我们都不是妖怪?!?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刘青焰毕竟年幼,在这样的景象下早就被吓得慌乱手脚,她用尽力气带着哭腔朝着人群高喊,试图解释清楚,但她的声音根本传不到众人的耳中,便被淹没在人群的怒骂声中。

    事实上即使她的声音能够让那些百姓听到,也并无任何用处。

    人们总愿意相信那些他们想要相信的东西,而并非事情的真相。

    ……

    当然,也并非每一个人都有这样“同仇敌忾”的心境。

    至少身为乌盘城名义上的捕头的薛行虎便是脸色难看,刘青焰与张婶怎么能是水妖呢?她们若是水妖,那薛家又是什么?

    薛行虎皱起了眉头,心底隐隐有些不安,但当务之急他得先将他的老爹带走——刘青焰的祖奶奶薛良月可是他爹薛岩的救命恩人,饶是薛岩到了这老糊涂的年纪,可每到佳节都得吵吵嚷嚷的叫薛行虎将张婶母女接到家中相聚。若是老爷子认出了此刻被关在笼中被众人羞辱的是他最在意的张家母女,薛行虎害怕他爹受不得这个打击,得被气出病来。

    “爹!爹!咱们该回去了,下次,下次孩儿再带你来看?!毖π谢⑾氲秸饫锔厦ι焓掷×搜ρ业氖?,就要离去。

    但薛岩的身子却极为僵硬的立在原地,纹丝不动,对于自家儿子所言的话更是充耳不闻。

    薛行虎的心头一跳,暗道莫不是自己这老眼昏花的老爹已经认出了她们?

    薛行虎赶忙上前,却见薛岩的目光空洞,直直的盯着从他面前穿过的囚车,目光落在的却是那第二辆囚车上。

    “爹?”薛行虎的心底奇怪的紧,他试探性的唤了他爹一声。

    薛岩的身子一震,他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指向那头老牛,言道。

    “江—江——江神!”

    “江神大人!”

    薛行虎心头一惊,赶忙捂住了薛岩的嘴:“爹!别乱说话,小心……”

    ……

    薛行虎可清楚得很,如今的乌盘城以及到了容不得半点不一样声音的地步,他可不想薛家因为糊涂老爹的一句糊涂之言,而背上麻烦。

    他赶忙拉着一脸不情愿的老爹退出人群,而就在他的对面,贯云武馆的少公子也正仰头看着那缓缓在他面前驶过的囚车,看着不断朝着马车上倾洒的各色事物。

    “我尽力了,打不过,乌盘城与乌盘城的四千户人注定逃不过被淹的命运?!?

    他想起了今日在包子铺外听到过的那个漂亮女子所说的话,那时,孙大少爷的双拳紧紧握住,盯着囚车的双眸中某种事物开始升腾。
  //www.dfwa2.com/83_83036/291449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彩票注册 www.dfwa2.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dfwa2.com
河北11选5玩法规则 平特肖尾计算软件 捕鱼 p3胆码 梭哈Online 11选5神奇公式 快乐飞艇是官方网吗 中国彩票投注网 河北11选5开奖号历史开奖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123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二连尾一赔几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 捕鱼游戏捕鱼 今日22选5开奖号